1. Home
  2. 星主好文

技术人物系列:小道行天下(上)

fenng

写小说常常会埋下一些伏笔,在百转千回之后,突然回响,让人读来酣畅淋漓。写随笔也会有伏笔,我们一般叫做挖坑,比如我以前的 Vim 系列,Linux 系列,李纳斯系列等,今年的 Docker 系列,技术人物系列等。有的填了,有的没填,有的似填非填。

每个人挖坑的风格都不一样,我自己挖了之后总会记得,时不时会回到坑边,沉吟良久,要么填上,要么走开,大致如此。我的朋友们就不一样了,Tinyfool 是我见过挖坑最多的人,他每次都会挖一个十米深的大坑,然后填上一米之后就非常决绝的大踏步离去,再也不回头望一眼,坑边只剩痴男怨女。道哥原非此道中人,但是自从他从安全宝重返阿里之后,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挖,直到 2015 年元旦,道哥挖了平生最大的一个坑之后变成传说飘然而去,踪迹不见。产品经理兼书评家二爷鉴书是不挖坑的,因为他的路就是由一个大坑又一个大坑连接而成,而他只是在狭窄的坑沿上跳舞,间或写下一点精妙的文字,然后就陷入沉寂,连回响都听不到。

今天的主人公小道先生也是不挖坑的,因为他的生活就由坑组成,坑多了,就不称之为坑,它们或组成峡谷,或形成高原,然后以小道行走天下……

冯大辉,网络 ID Fenng,又名小道消息,江湖人称冯老,或冯老师。冯老师现在有两个身份,第一个是当丁香园的 CTO 和董事,第二个身份是业余爱好,随手拯救互联网。由于冯老师在网络世界里言辞锋利,直指人心,再加上他是东北人,很多人会认为他是一个非常犀利的东北大汉。但现实世界里的 Fenng 是非常温和的,外表忠厚,内心…… 也同样忠厚。我们首先来看看冯老师的自评吧(来自知乎),括号里是我的备注:

1)一个从小就脾气暴躁的家伙;(现在也挺暴的,只不过是在网络上,最近好些了)
2)因为个子不高自卑过很多年,所幸现在跑到江南来了;(成年人还能长个吗?)
3)有点虚荣心,网上到处混个脸熟;(所有的社交网络都有冯老师的身影,雁过拔毛)
4)总在失眠的时候构思从来没有动笔写过的小说,还是三部曲。最新消息:已经写了开头第一章了;(基本上,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我们看不到这部小说了)
5)有的时候会涌起写代码的冲动;(还好仅仅是冲动)
6)严重晕车 / 晕船 / 晕机 / 晕人(人多了也晕);
7)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;(你们知道怎么对付冯老师了吧,关起来)
8)狂热的喜欢过摇滚,现在不怎么听了;(我也喜欢摇滚,现在还听)
9)阅读速度可能非常快;(确实挺快的)
10)经过权威人士鉴定,很笨;(确定不是自谦的用法么?他总是用这种写作手法)
11)有的时候话多,得罪人;其实心肠没那么坏(网络上刀子嘴豆腐心,生活中嘴和心都是豆腐做的)
12) 现任丁香园 CTO,董事;
13) 微信小道消息出品人
14) Startup News 出品人 
15)养了一只猫,名字是:猫泽西(泽西已经驾鹤西去了……)

冯老师早期的经历和我有点类似,非计算机科班出身,接触计算机也是在大学时代,大部分计算机知识都是自学所得。除了学习 Linux/Unix 操作系统之外,我和冯老师的区别是:我更偏重于编程语言领域,而他着力去了解了网络协议和数据库层面的知识。当然,由于资质所限,我在编程层面仅仅做到了蜻蜓点水和简单应用,而冯老师却洞悉了数据和信息在技术层面的含义。

从技术层面而论,我觉得冯老师并不是一个天才型的人物,他无非是在感兴趣的领域花的时间多一点,研究的更深入一点,努力做到既能洞悉全局,又可直达细节。很多时候仅仅是「拼命把所有事情搞清楚,然后认真地去做」而已。半瓶子醋和牛人或准牛人的区别是什么?半瓶子醋们读文章总是读一半,看书看一段,然后就觉得「了然于胸」。这些人遇到的问题大都是「误解」,没什么难度和价值,大部分是书里和文章里已经讲过实践过的内容,只不过他恰好「跳过」没看而已。

想成为一个牛人?像冯老师那样去阅读和实践就好了。

每个人毕业的前五年都是贪婪学习和肆意成长的时光,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不是薪水,不是职位,不是关系,而是全方位的成长,一个空间能够帮助你成长,就留下,否则就离开。冯老师毕业后的前五年在北京度过,他在这个阶段,在数据库领域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。五年之后,他南下杭州,加入了阿里集团的支付宝公司,花名「西毒」。

Fenng 在阿里迎来了支付宝的高速增长期,各种任务和数据像暴风骤雨一样砸向支付宝为数不多的几位 DBA,整晚的加班和沉重的压力不仅仅给他们带去了疲劳和责任感,每个人的技能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。如果说支付宝的几年是冯老师职业生涯中极为精彩的一个阶段,我相信他也不会否认。冯老师对那段生活的描述是这样的:

我从三月到五月份两个月的工作,几乎一直都是这么度过的…… 当时我们手机都是 24 小时开着,短信一来就要待命。杭州的冬天很冷,接到短信就要半夜爬到电脑前准备处理情况。经常是早上 5 点多刚到家里,7 点多就被吵醒了,让我 8 点到公司来。打电话的人现在是一淘的老大,我就说,那我也得睡一会啊。人要是累成那样,还哪管什么上下级啊。但是撂下电话,想一想,还是去吧。

我从来没想过在阿里退休,但我想我有可能在阿里猝死。

我最担心的就是数据丢失,系统崩溃,数据无法恢复。里面可都是钱啊,如果搞不定这些,是要给公司带来直接经济损失的,追究起来,我就是责任人。我当时经常睡不安稳,会惊醒。由于心理压力大,人容易暴躁,身体也处于很糟糕的状态,其实也是一种恶性循环。我觉得我很累,有人比我还累。

痛苦和艰难总会过去,Fenng 也获得了长足的成长,成为支付宝首席 DBA。按照这个恶俗的套路发展下去,冯老师成为业界顶级数据专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然后就是阿里的大数据处理、去 IOE 等历程,之后成为高 P 高 P 超高 P,最后阿里上市,冯老师登上人生巅峰,迎接小苹果的降临。安度晚年之余,在网络上和别人斗斗嘴,吵吵架,也算是业务爱好了。等冯老师老得走不动路,他会坐在夕阳的余晖里,对着怀里的外孙说:

能让我自己掏腰包买机票去参加创业团队的产品发布会的,大概也只有老罗了,纯属情感上的支持,甭管最后做啥样。如果老罗真的成了,多年以后,外孙子问我的时候也好吹一下牛:「你姥爷我当初看过他发布会呢」,如果外孙子再问我当初是干啥的为啥没做成点事儿? 我只好说「你姥爷我当年整天跟脑残吵架来着…」

事情并没有这么发展下去,2010 年 6 月,冯大辉离开了支付宝,加盟了丁香园并出任 CTO。

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

本文来自「MacTalk」,经授权后发布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Contact Us

如需帮助,可以联系站长

QR code